这里渣废透明一只!
会画画会写文但是都很渣!
属性宅腐基。
称呼看名称随意。
主角控(大概)
lo主推all叶|all兴

[本能]<包叶/论忠犬与狂犬?>

离人相忘:

 


 


“包子!”陈果站在训练室门口冲他轻轻招手,“来一下!”


“好嘞老板娘!”包荣兴放下耳机就起身朝陈果走过去了。


 


这时候才是十点多钟,太阳正好,陈果就看着对方从拉着窗帘的室内一步步走出来,踏进光里边,步子沉稳,包荣兴面上带着笑,嘴角勾着个漂亮的弧度,他站定之后撩了撩略长的刘海儿……这一连串动作由于容貌加成看上去格外养眼。


他看着陈果就笑了,一口大白牙简直灿烂:“老板娘有何吩咐!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得,一开口本性还是暴露了。


陈果其实不太能拉下面子讲这个话,但是对方赞助都找上门了她肯定得好好想想。


 


网络上有过评价,说兴欣战队的颜值简直逆天,先不说联盟女神苏沐橙吧,新人唐柔肯定是漂亮的没边儿了,这种有点冷又十分傲的的气质甚至招粉都招到轮回战队了,然后就是包荣兴,虽然没人规定玩流氓的就一定也得是流氓,不过这位年轻人似乎就是这么觉得的。


在他第一次上场的比赛视频传到网络之后,硬生生让无数女粉丝沸腾了,要知道她们上一次这么激动可是在轮回队长周泽楷出来的时候才有过。


再往后,见识了包荣兴无厘头的战斗风格,对着队长叶修的崇拜,这种蠢萌的忠犬性格和看上去酷炫的外表形成的反差萌真的是能对人一击必杀。


 


“有赞助要不要?”陈果斟酌了一会儿决定往包荣兴的思维靠。


“凉茶么?!”包荣兴摆手,“我喜欢喝汽水。”


“人家夏公子不可能来找我们的…”陈果扶额,“要赞助也是钱啊…”


“给钱?”包荣兴一愣,“我们不是已经拿过奖金了么…”


“……”陈果很喜欢包子直爽的个性,最终她还是决定单刀直入了。


 


“包子,”她严肃的开口,“老板娘要你帮忙你帮不帮?!”


“帮!老板娘你只要开口,我立马抄家伙上!”


 


叶修听着动静过来了:“什么抄家伙上?”


“老板娘的仇家!”包荣兴摩拳擦掌开始四处打量有什么趁手的东西,“老大你也一起去?我保护你!”


“陈果你…”叶修把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收到威胁信了?还是什么?你别怕,包子也别冲动,有的粉丝是会做这种事,冷静点先。东西给我看看?”


“嗯,听老大的!”包荣兴放下手中掂起来的灭火器,转头看向陈果,“老板娘,威胁信呢?”


陈果忍住打人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开口:“……是有家杂志…”


“黑兴欣啦?”叶修插嘴。


“杂志社地址在哪儿?”包荣兴又拿起了灭火器。


 


“…让我说完!”陈果一手抓着一人的袖子把他们带去会议室。


“包子你先把灭火器放下,一个挺贵的,要是哪天叶修抽烟把这儿烧了就指着它救命了。”


“你也把烟掐了,讲正事呢抽什么烟。”


 


“咳…有个杂志社找我们去拍摄,”陈果叩了叩桌面,“是个电子游戏相关的杂志,电竞这两年也火起来了,他们打算做个荣耀的相关专题,棚就在H市,所以找了我们,我查了路线,去哪儿挺方便的…哦,还顺便有个小采访。”


叶修不以为然的撇嘴:“拍呗…开价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拍啊,什么时间啊?”


 


陈果又犹豫了,斟酌了一下才说下去:“重点不是要拍,是有特定服装的。”


“我连君莫笑的衣服都穿过了还怕什么。”


“我连包子入侵的衣服都穿过了还怕什么。”包子跟着他老大排了个队形。


 


陈果不免得想起了花花绿绿要了命的君莫笑和里面真空重点在露肉的包子入侵,心塞塞的。


 


“制服啦…”陈果最终还是说出口,“但是不会很过分,到时候听对方摄影师要求就好。他们那个杂志说是内页会给我们…其实有点儿像Cosplay?”


“你说说,”叶修忍不住又摸出了烟盒,“一群玩电竞的身上又没多少肉,他弄这个不是搞笑么!”


“对方点名说包子一定要去……”


 


“我么?!”包荣兴又开始笑,“老大也觉得我超帅有没有!”


“…帅。”


 


叶修最终还是答应了,不过在陈果回复对方前是千叮咛万嘱咐几个姑娘的衣服一不许露二不许脱。包子也跟着在边上大喊要和老大一起保护女孩子们。


“你想得忒远了。”陈果拨通对方电话。


 


周末很快就到了,兴欣一行人下了车就直接进去,对方摄影师也是个荣耀粉,见到叶修是激动万分,叶修也见惯这种场面,点头道谢,不端架子不卑不亢。


包荣兴倒是觉得新奇,脸上挂着笑,队服系在腰间,在这儿转来转去。


 


“能有这次活动我非常荣幸,谢谢。”摄影师一开始就冲他们鞠了个躬,“我们这套片子想表现出一点冷酷的感觉,会有大量特写,所以妆不会太重,各位不要紧张……”


他讲了讲大概要求,看上去除了包荣兴之外大家心里都有了底。


 


叶修和包荣兴排在最后拍,叶修是因为想抽烟,而且他的戏份挺重,免得耽误别人,所以提出后拍,这样他还能站在外边抽两根,包荣兴则是摄影师没敢让他先上,想待会儿再给他讲讲。


 


叶修把抽完的烟头扔到地上踩灭:“我去买包烟。”这话他是冲着包荣兴说的。


“老大我陪你去!”


 


这地界儿位于二三环之间,陡然看起来周围感觉不怎么太平,叶修说要不别抄小道,在这儿又不熟,包荣兴一摆手,豪气干云的跨到他前边儿:“老大我在呢!”


“……啧。”叶修也由着他走在前边去了。


 


“有人。”正走着包荣兴忽然停下来了。


“拍谍战片儿呢你,”叶修掂着打火机,“包子?嗯?”


包荣兴这架势还真不像在和他开玩笑,叶修莫名的有点紧张:“怎么啦?”奈何包荣兴人高马大挡在他前边他什么也看不见。


“包我身上。”


“你别逞能。”叶修把打火机揣进兜,手拨了拨包荣兴肩膀,“我看一眼。”


 


前边巷口站着几个小青年,也正在朝他们这边看。


叶修心想,这算什么事儿,人家站在那儿就站了呗。


“包子,咱们走?”


包荣兴没动。


“走吧?”


 


“我认识他们!”包荣兴忽然拽着他掉头就跑。


“诶,疼疼疼你别扯我胳膊!”叶修被他拽了个踉跄,“谁啊这是!”


“霸图的粉……”包荣兴扭头,后边那几个已经追上来了,“有回进场的时候我见过他们。”


“这你都记得?!”


“我以前的老大教我的,是敌人就得记住!”包荣兴跑的挺快,叶修这战五渣实在追不上。


“光天化日他们不敢挑事儿。”叶修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你歇歇…哥跑不动了。”


“老大要不要我背你啊?”


 


他们还是停下来了。


 


“是叶修吧?”那边一个人忽然问了一句边上的伙伴。


“是,那小子还穿着兴欣队服你看不出啊?”


虽说他们今天出来拍照,但包荣兴还是习惯把队服系着出门,再说,叶修这张脸也在杂志上出现这么些回了,怎么认不出。


 


叶修靠着墙觉得五脏六腑都要搅在一起了,旁边包荣兴却还是好好的。


 


“你们老大呢?”他忽然上前一步。


 


“什么老大?”对面一个打了一溜儿耳钉的家伙笑了笑,“你还真当自己是流氓啊?”


 


叶修心想,包子本来就是啊。


 


“出来混怎么可以没有老大?”包荣兴又问。


 


“我们有没有老大关你屁事!”那边似乎给惹毛了。


 


叶修这才惊觉包荣兴看上去跟平时有点不大一样,平日里他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对谁都笑得灿烂,每次凑过来都像是大型犬撒娇似的,一口白牙晃得眼睛疼。而现在却是没有笑,皱着眉头往那一戳还真能把人唬住……而且手里掂了一块儿板砖。


包荣兴把队服脱下来塞给叶修:“老大你帮我拿一下!”然后又笑了,细长的眼角笑出一点纹路,看上去倒是开心。


 


“做小弟的当然要保护老大啊,你连想保护的人都没有还混什么啊。”


他今天还穿了件套头衫,紧接着他连这件也脱了,里边只剩一件贴身的背心,左臂上纹着荆棘,带刺的藤蔓像是缠绕着他的手腕蜿蜒而上,然后包荣兴把后边散着的头发扎了起来。


“谁先上啊?我老大挺忙的。”


 


明明是他在问别人,却也是他先抄着板砖冲上去。叶修站在后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手臂上绷着的肌肉,和迈步上前时甩动的头发。


包荣兴的表情只有那几个挨打的人看见了。


 


他没像一开始那样笑得没心没肺,表情严肃,板砖拍下来的时候能清晰看见他眼底的杀机。像岩浆流淌,像惊雷轰鸣,有一个瞬间那个被他揪住领子的小混混脑海里冒出了“死”这个字。


不得不说包荣兴这个身高放在职业选手里很是可观,就算放在普通人里那也是挺高的,整个人携风带雨的迈步上来一步是一分威压,他那块板砖拍断了,于是劈手抢过了一人手里的甩棍。


结局自然是那方落败。


 


小混混一窝蜂跑掉,包荣兴手里还捏着那根甩棍,他走回叶修边上:“老大你还买烟么?”


“棍子先扔掉吧?”叶修把队服递还给他,“没看出来啊,包子你挺能打嘛!”


“我以前可以挑翻一条街!”包荣兴跟上叶修,顺手就把甩棍别在了后腰。


“厉害。”叶修连连点头。


“我就说我保护你啊老大!”他又黏上来,下巴搁在叶修肩膀上弯着腰往前走,“那么胆小一定是巨蟹!…或者处女座?”


 


“老大老大!”走了一会儿他又开口,“你记得我是什么座么?”


“水瓶吧?我记得你说过。”叶修叹口气,“下回别这么冲动。”


 


“和水瓶最配的就是双子座!”包荣兴忽然严肃起来,“真的!老大你就是双子座你忘啦!”


“我529的生日…是双子座么?”叶修没研究过这个,猛地听包荣兴一提起来还觉得挺有意思。


“是啊!超配的!100%match!”


“你还会英文啊…”叶修买了烟,磕出一根叼上。


“会!”


 


两个人走回摄影棚的时候正好苏沐橙拍完,还剩下一个方锐就轮到他们俩了。


 


摄影师的助手趁着间歇走过来准备给包荣兴讲讲待会儿要拍的感觉。


“就是那种坚毅一点,冷酷一点…”


包荣兴胸有成竹,脑袋点得跟啄米似的:“包在我身上!”


 


“叶神…”小助理快急哭了,她讲什么包荣兴都是“好好好!我懂了!”,可这看上去怎么都不像懂了啊。


 


“包子,你待会儿就当成摄影师要跟我拼命,”叶修捻灭烟坐到包荣兴边上,“准备保护老大的表情会么?”


“会!”


“嗯,就这个feel!”


“…倍儿爽!”包荣兴念叨着就开始唱歌了,直到被带去化妆换衣服都在唱,叶修笑了笑,没说话。


 


他的镜头感意外的很棒,本来就长得有底子,军服一勒帅得人化妆师小姑娘都不敢正眼看他,偏偏包荣兴自己还在那儿笑。


助理见他这模样还想上去讲,却被叶修拦住了:“不用,他能拍好。”


 


上了场,镜头一架,摄影师还调着光就发现包荣兴表情变了,眼睛眯起来,整个人站在那里像一口精钢炼成的刀,衣服纽扣扣到最上一颗,皮带紧紧勒着腰,整个人往取景框里一塞就能直接摁快门。


 


 “保护老大是他的本能啊...”叶修这么笑着跟助理小姑娘说着。


 


 


[@Shiver  太太的脑洞简直要命了(躺......擅自写了写可以么(跪倒


[我是包子脑残粉啊......


[[[高亮]]][我没想黑霸图,真的,只是他们的粉有时候在比赛中确实有冲动]


[[[我挺喜欢霸图的,信我,么么哒]]]

评论
热度(336)
  1. 离人相忘离人相忘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云安

© 神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