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渣废透明一只!
会画画会写文但是都很渣!
属性宅腐基。
称呼看名称随意。
主角控(大概)
lo主推all叶|all兴

最后一滴血

·小学生渣文笔慎入
·瞎眼慎入
·轻喷

楔子

——嘀嗒。
一滴液体滴落在由白色的大理石铺成的地板上。
即使只有一滴,它散发的味道却铺天盖地,颜色更似是要将这周围的一切都染上它的色彩,在光的照耀下刺目无比。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这声音似乎清晰得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又模糊得好似只是一抹幻觉……
那,是一滴血。
即使那只是一滴血,却又像是凝聚了数人的血般腥味难挡。
那是猩红的,炙热的,似乎是刚刚从它主人身上滴落的一滴新鲜的血液
随着那明灭难辨的声音的消逝,血腥味也逐渐消释至不闻。
那最后一滴血,此后再也无迹可寻……

第一章(1)
男人站得笔直,虽只着一件普通的黑色衬衫,一条简单的深色牛仔裤,却也与这面容精致的男人十分相称,并且因为男人的身材高瘦,这普通着装硬是被他穿出一点非凡气质来。只是,再看男人身前的桌子上的硬卡,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一身锐薄之气的男人竟是被告。他目视着对面的原告与他的律师,眼里尽是不屑。
“被告人季阑翼,因受贿辩论,间接致使数人死亡,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法院,中国中央执行政府严格商议决定,判被告人无期徒刑。现将其关押于德国客斯国际监狱。”随着法官的一席话下,季阑翼接下来的人生便有了定点,那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德国,客斯国际监狱。
下了飞机后,季阑翼因为在飞机上妄想跳下飞机离开,还弄伤了监护自己的3名警卫,本来只有一个手铐的双手,又多了一层附带大量麻醉药的薄膜,整个人也是摇摇晃晃,他只记得最后自己似乎看到了写着“KESI”的一座巨大的黑金色建筑,便抵挡不住麻醉剂量,晕了过去。
模糊中,季阑翼似乎闻到了一种好闻的淡香,他一向不喜香味,但这种淡香的味道确实不一般,他睁眼想看看那是什么香水散发的香气,入目却是天花板上白色的大理石,似乎刚才那淡香只是他的错觉。
季阑翼眯了眯眼,环顾了下四周,自己身处一间10平米左右的小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套木质桌椅,环境很干净,白色的大理石与黑色的地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不显突兀,这样的装潢反而显得简约大方,但那醒目的黑色铁栏,却掩盖不住它的本质是监狱门的事实。回过神来,季阑翼皱了皱眉,又舒展开来,想起自己的余生便要在这监狱里度过了,他却没什么感觉,他自己也的确做了不少坏事,虽然死刑不至于,但无期徒刑是的确免不了的,只是他今年23岁,少说还有四、五十年的寿命,可不想就这么浪费于监狱中。
现在就想着越狱有些为时过早,季阑翼起身,想去检测下铁栏的牢固性,试探地拉了一把,那铁栏竟是被他一举拉开,原来并没有上锁。庆幸的同时,他又提高了警惕,往门外看了看。 入目是一条深邃得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但周围竟意料之外的明亮,近处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会有什么大的陷阱的样子。但这却是令他的警惕不减反增,毕竟这或许意味着路上会有一些小却要命的暗器。他握了握拳头,决定出去看一看,便小心翼翼地往走廊深处走去。
他本以为自己应该会走很久都无法到达尽头,但即使他为了预防周围已经刻意放缓了步伐,却还是只走了7分钟不到。怀着愈发疑惑的心,他来到一扇黑色红框的门前。
红色……季阑翼想起那个经常嫌弃自己体力弱却还总是帮助自己赶走一些小混混的姐姐,虽然无血缘关系,但她也是自己世上仅剩的亲人……季阑翼想出去的的心又坚定了不少。但同样的,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想,他必须先弄清楚这里的大致情况,并拥有一些同伴,才行。
“无聊无聊无聊”悦耳磁性的纯男性声音从虚掩着的门后传来,打断了季阑翼的思绪。
“楚青冥,你很烦。”这是一个非常稚嫩的童音,听起来应该不会超过10岁。这里……竟然有孩子?小孩犯罪也会判到这里吗?
季阑翼自身就是学法律的,此时麻药的药性似乎还没有消散,他的好奇渐渐战胜了理智,缓缓推开了那扇门……


-----------------

我也终于开坑了!


评论(3)
热度(6)
  1. 千纸鹤的易少年神士 转载了此文字
    露露子棒棒哒!不过,还没我···?

© 神士 | Powered by LOFTER